蓋瑞奇敏銳的視覺動物第六感和這位文學史上最負盛名的私家偵探的推理腦袋,兩相交融之下成就一套高智能亞斯柏格般層層堆疊的影像短文詩集,極具韻味的文戲讓人欲罷不能,動作搏鬥優雅又俏皮,更聰明的刻意不去渲染好萊塢式過重的火藥味(流於「好萊塢」形式正是蓋瑞奇非常感冒的俗氣)。兩年後的《詭影遊戲》,其影像的精緻度堪稱截至目前為止最「昂貴」的蓋瑞奇風格,只可惜首集那份獨特的底蘊在續集已被大量的動作場面給削弱不少,但論整體製作水準仍極力向第一集靠攏。

 

馬修范恩和蓋瑞奇是出了名氣味相投的事業夥伴與多年好友,兩人對於拍攝動作戲都各有一套叛逆又調皮的相近直覺,馬修首次從製片轉任導演的處女作,更找了一本架構和《偷拐搶騙》相似的小說《雙面任務》改編。而在馬修執導帶有權貴陰謀色彩的《金牌特務》之前,蓋瑞奇早已先行回顧一番維多利亞時期的共濟會分裂史(仔細瞧瞧,不難發現馬克史壯和山謬傑克森清除「不合作高官權貴」的手段如出一轍),是的,這並不是陰謀論,而是改編自曾經發生的史實。

 

馬克史壯飾演的布萊克伍德,父親為秘密組織「四教團(Four Orders)」的首領(四教團是電影設計的化名,實際上指的就是共濟會),布萊克的黑魔法騙術和刺殺行動,目的是為了統治全球,集結最有權力的人,共同制定新世界秩序,他開始密謀吸收願意與他發動改革的教團成員,並剷除與自己理念相斥的成員,「大西洋彼端曾經是我們的殖民地,它即將重回我們的懷抱。他們的內戰將會削弱他們的力量,他們的政府和我們的政府一樣無能,所以我們必須奪回來,重建世界,創造未來。」,布萊克這句台詞,正是呼應歷史的關鍵。

 

1753年,英國共濟會正式分裂,古典派和現代派雙方立場產生摩擦爭執,古典派支持北美獨立,現代派的主張愈趨保守,社會改革的意念不再堅定,布萊克引領的內部倒戈,即古典派自認的「石匠大師」正宗教義的崛起,遇害的教團會員湯瑪士爵士、史丹迪許大使等人,即為作風保守的現代派,電影雖無直接點名,但角色的立場分割與歷史上的分歧,已經相當明確。

 

仍有一點與史實並不相符,布萊克伍德是劇中的古典派,但他顯然並不支持北美獨立運動,因為編導改動了歷史的來龍去脈;古典派共濟會的成立,是基於不滿現代派抱英國皇室的大腿,這場分裂爾後才進而導致英國失去北美的殖民權,但四教團分裂的癥結,卻是直接因北美殖民地而起。接下來的發展大家都耳熟能詳,「第33級的石匠大師」喬治華盛頓打贏了獨立戰爭。然而儘管是在虛構的文本之中,英國終究還是沒有成功奪回殖民地,因為投資電影拍攝的是美國人,而扮演福爾摩斯的演員,還是位猶太人。

 

《福爾摩斯》是一部徹頭徹尾的共濟會電影,但它的意識型態並非給予頌揚,而是影射歷史。除了以古典派與現代派的分裂為主軸,片中許多饒富意味的人物對白也向觀眾暗示了本片針對共濟會的指涉,諸如:

 

湯瑪斯爵士:「就算你不信,我們教團的『祕密系統』幾百年來致力將世界導向善的一面,但有心人士也能用來做壞事。」

 

史丹迪許大使:「我們知道你不相信魔法 福爾摩斯先生,我們不期望你相信我們的信仰,而是恐懼。」

 

福爾摩斯:「統治大不列顛帝國的兄弟會,就像古代許多法老、國王一樣,認為獅身人面像是開啟異次元的門戶。」

 

福爾摩斯:「很多人相信,世界上許多城市的偉大建築物,隱藏著這個系統的密碼。」


另外,布萊克伍德「死而復生」之後接續又有三個人遭到謀殺,而「3」是共濟會的神聖數字,這並不是穿鑿附會,《海綿寶寶》中的章魚哥曾經有次想加入「章魚共濟會」,而章魚哥參加入幫儀式的那一天,特別被強調是在「星期三」。「石匠大師」莫札特的代表作《魔笛》,也同樣出現許多「3」的意象:三個仙童、三個入口、三位侍女、三座神殿……


然後共濟會的符號和象徵圖騰自然也少不了:

 

共濟會的五芒星。

 

共濟會崇拜山羊(撒旦)。

 

共濟會的處女獻祭儀式,據傳處女的純淨能量有助於年老的石匠會員身強體壯、延年益壽。

 

這麼閃亮奪目的「金字塔全視之眼」就這樣大喇喇的鑲在教團會所的寶座牆上。

 

布萊克伍德監禁期間在牢裡亂刻的上帝之眼。

 

四教團聚會時的正式服裝(一整個就是光明會的Style)

 

布萊克伍德曾不斷給福爾摩斯一個忠告:「開拓你的眼界!」福爾摩斯聽了他的意見,最後靠著從湯瑪斯爵士的邪門密室裡摸走的黑魔法筆記,親自重現五芒星的獻祭儀式,更因此踏入了四教團黑魔法的暗黑深淵,並得到某些啟示,福爾摩斯:「事實上,我很可能找到排解數千年來各種宗教歧異的方法,不過這件事改天再說。」,如果說人類的額頭上真的存在著某種被封印、充滿能量共振的第三靈眼,這似乎意味著,福爾摩斯開拓的「眼界」,以及他口中形容所得到的「啟示」正是所謂的「開天眼」!?

 

若福爾摩斯真開了「眼界」並獲知「啟示」,這代表他已經成為一位「先覺者」,先覺者的另一個稱呼,就是「光明會」,而光明會的拉丁語意即:「受過特別啟示的人」,這樣的設定和象徵其實非常忠於原著精神,因為亞瑟柯南道爾本人就是共濟會會員,而他也在系列小說中多次提及共濟會的存在。

 

《福爾摩斯》並不像《大開眼戒》、《駭客任務》是為了向大眾揭穿光明會的秘密,它的政治立場其實相對中立,既沒強作「抵抗」,也無榮耀歌頌,僅止於單純的挪用歷史素材。另外,我一直有個猜測,蓋瑞奇之所以願意執導一部充斥共濟會元素的電影,應該是為了向前妻瑪丹娜報復(娜姐信仰的卡巴拉教是由共濟會操控),或者就像他說的:「你們美國人就是沒有幽默感。」,也許蓋瑞奇只是想開前妻一個小玩笑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oker迷電影 !

Jo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