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覺得《自由幻夢 Part 1》像是兩小時的預告片,獅門影業的一時貪吃替電影爭取了更多「政宣交戰」的鎂光燈,直接以這套系列強調的形象包裝和媒體造勢策略的概念作主力,讓學舌鳥在擺脫鳥籠的囚禁之際,有一段展翅前的掙扎,但一分為二的結果,仍不免破壞了最終收尾的張力和勁道,使得上下兩部的定位十分尷尬,剪出來的節奏亦然。獅門在錯的時機點畫下句點,讓銀幕裡外的革命烈氣皆陷入萎靡,火苗沒在興旺之時燒得更旺,燒了過頭,爐內便飄出冷卻的焦灰。

片中的媒體戰打得精采,戲外的宣傳造勢則反之,尤其下集。我的天啊!終於有一部青少年反烏托邦小說系列電影要完結了!但上映前夕卻不見幾個人談論它,這時候,所有人都在搶購BB-8的周邊,好奇尚未亮相的天行者路克是否已經墮入黑暗面,才不過一年,《飢餓遊戲》即遭到市場冷落(《星際大戰》你好邪惡 )。不過再怎麼樣,身為一位稱不上死忠的原著書迷,我依然別著學舌鳥徽章,進場觀賞最後一部完結篇,即便電影已經失去《星火燎原》的那股激奮,當片末響起「青青草地」的搖籃曲時,心裡也算圓滿了。 

《飢餓遊戲》與《星火燎原》的美版小說封面其意象相當明顯,站在箭梢上的學舌鳥受到兩股力量的箝制;都城與反抗軍。學舌鳥從來不是自由的,她(或他)就像是希特勒心中金髮碧眼的完美雅利安,毛澤東致力推廣的雷鋒精神,除了是政黨一手包裝塑造的革命形象,更是在野(反抗軍)與執政(都城)兩派爭相為我方信念站台的代言人,學舌鳥本可僅僅作為宣傳媒材的魁儡,但生性反骨的凱妮絲遇上批著社會主義羊皮、隱性獨裁政客的抗軍首領,學舌鳥因此有了機會執行遠比藉推翻暴政之名、行奪位掌權之實以外更理性的裁決。
.
對於上集凱妮絲的「政黨參選人宣傳行程」感到失望的觀眾,下集大量的「明星小隊前線外拍」戲份無疑又拉回了不少前作「競技場生死關卡」的遊戲特色,法蘭西斯勞倫斯也施展他對類型片熟稔的動作調度,將原作中的重重機關呈現的緊湊驚險,其中那場地道的變種突襲拍的最為精彩,驚悚步調抓的甚好,光榮戰死的芬尼克也令人揪心,儘管與《星火燎原》那般一氣呵成的讚嘆相較而論,略遜幾籌,但感官娛樂的質量仍不失色。

《自由幻夢 Part 1》可謂幾乎陳載了部分書迷對原作《自由幻夢》「遊戲」篇幅過少的詬病,《自由幻夢 Part 2》稍稍扭轉了這樣的窘況,彌補了那些不滿Part 1表現的觀眾群。來到Part 2,革命之情最初的銳利早已滅了不少氣焰,前三集的醞釀時刻多麼地美妙、多麼激昂,Part 2卻頓時顯得太過平靜,推倒高牆時的爆發,遠不如箭在弦上來的有感染力,收尾收的四平八穩,最大限度的忠於原著,非常可惜,該系列前三年的熱血,在第四年的完結之時氣虛蛇尾。

不過最讓我大感失望的還是 Part 2的原聲帶,《飢餓遊戲》系列豐富的主題曲、插曲歌單一直是正片的醍醐味,每年續作上映不可錯過的必備佐料,但以往堅強的樂壇音樂人陣容卻在這回突然缺席,未聞首集的鄉村民俗氣息與泰勒絲、拱廊之火、化學兄弟、酷玩樂團等人的歌聲,唯獨上集的原聲帶音樂總監-蘿兒為Part 1演唱的「Yellow Flicker Beat」還在我耳邊繚繞,而為系列作操刀原創曲目的詹姆斯紐頓霍華的配樂依然渲染著豐沛的情感,但此時最後一刻牽動觀眾情弦的效果,餘韻仍嫌微弱,不夠飽滿。

小說裡普魯塔克和凱妮絲的最後一段對話,電影改以黑密契向凱妮絲口述信封內容的形式重現,普魯塔克 :「人類的集體思想通常很短命,我們是愚蠢、善變的生物,記憶力奇差,卻擁有自我毀滅的傑出天賦。不過,誰曉得呢?凱妮絲,也許現在該是『記住』的時候了。」,任何人都可以被取代,學舌鳥、一國之君,每個象徵、每個執政權,都可被輪替。統治體系不長久,終會走向垮台一途,何時才會「記住」,沒有人知道,但我們能做的,是試著別「遺忘」。 

一如凱妮絲最後的結語,那些噩夢從來不會真的消失,永遠都有另一個柯茵與史諾這樣的政客為人們舉辦下一屆飢餓遊戲,不停重複,不斷覆轍,隨著每一次的政權輪替,每個體系的腐敗,每位野心家的崛起,更多的貢品都將被丟進殘酷的競技場,作為貢品的我們,唯有從一場又一場的飢餓遊戲,尋找屬於自己的Life of Victor,喔不,我們不是勝利者,而是倖存者。


我是由大理石鑄成的公主,請不要試圖掌控我。


最後,一直想說這句話很久了 :「法蘭西斯勞倫斯你長得好像布萊德利庫柏哦!!!」



歡迎到我的粉絲專頁按讚訂閱 : https://www.facebook.com/filmisland?ref_type=bookma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oker迷電影 !

Jo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