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南北重新合眾唯一下的美國,仍然不平靜,敵意從未因此卸下,仇恨從未因此退卻,有些人心照不宣,有些人為了自身利益而慎防戒備。正義與私刑、最粗鄙的女性意識表述、南軍北軍南黑北黑南白北白,內戰後腥風血雨的餘波;南軍對北軍的不服氣、北軍對南軍的斥責、兩種膚色滿足私仇慾的種族屠殺,全在一處漫山遍雪中的龍門客棧一觸即發。惡的不只這八條江湖龍蛇,整個南北,整個國家,人間處處有惡,他們信奉各自的處世之道,用子彈和狡猾為國家的分裂與衝突痛快地殺出一條血路。

《決殺令》與《八惡人》的主題和意識形態存在著共同的延續性,決哥的復仇解放之路發生在內戰前兩年,來到馬奎斯華倫上校等人的客棧雲集,內戰則早已落幕,
《決殺令》說的是戰前醜陋的統治,《八惡人》講的是戰後凌亂的殘局,正如奧斯華多莫布雷說的,很多美國人並不同意因為無條件投降而壞了一場好仗;內戰前南部的蓄奴制度成為決哥尋求自由的復仇童話最猩紅的色彩襯托,隨著邦聯的投降,人種和陣營間的恨意依然高漲,戰後的情緒遠比戰時還要複雜,大家互相仇視彼此,國家的內戰結束了,卻留給人民一大筆沒機會算清的爛帳。 

人民不敢言說的不甘,國家不願承認的事實,昆汀主動請願代勞發言,率領一票忠心的老班底 : 山謬傑克森、麥可麥德森、提姆羅斯、寇特羅素等人來場阿嘉莎克莉絲蒂「暴風雪山莊」式舞台的辯論大會,將一間小小的驛站塞進滿滿美國滿目瘡痍的爭鬥,整個國家的社會縮影,立場分明、清晰可見,各種南軍北閥的火藥味、毫不避諱的種族歧視,攤在桌上口沫橫飛的交雜在一塊,西部片私刑正義與司法制裁的辯證則充當判官兼任陪審團,女人則用殺豬般的嚎叫笑看他們這輩子永遠也到不了那遙遙的新墨西哥(紅石鎮)。

片中的戰後光景,不僅僅是一座過往的歷史舞台,它是一百年前的美國,也依然是一百年後的美國。戰後留下的爛攤子依舊屯在那孳蚊發臭,昆汀掀起虛偽的布幔,在驛站內靠杯的劃清楚河漢界,費城喬治亞分的一清二楚,存心挑起在場諸位積怨已久的戰火。約翰魯斯替馬奎斯華倫抱不平 :「老人就是個麻煩,你可以把他們推下樓說那是意外,但就是不能直接斃了他們。」若北方黑想幹掉南方白也用不著擔心,掏出一根溫熱充血的大黑屌無恥逞威風,替自己製造扣板良機,一洩心頭之恨,責任立馬推得一乾二淨。 

馬奎斯那封隨身攜帶、從不輕易讓人親眼見識的造假「林肯的親筆信」堪稱他行遍江湖必備的保身用山寨通行證,四處吹牛他和林肯是要好的筆友,只要報上這封信執筆人的大名,就能得到白人的尊敬。雖然這封信只是個方便的護身符,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痛恨黑人的白人再怎麼樣也不吃你這套。馬奎斯 :「只有當白人卸下心防的時候,才是黑人安全的時候。」 曼尼克斯警長 :「當黑鬼害怕的時候,才是白人感到安全的時候。」雙方北黑南白互看不順眼,曼尼克斯戳破了馬奎斯的牛皮紙袋,完全不把林肯信當一回事。 

而原本南北對立的兩人,卻在面臨生死交關時產生西部式的義膽相照、南北相合,共同抵禦第三勢力,曼尼克斯更不忘厚臉皮拿家父在南方軍事上的領導能力在幫派面前正經的臭屁一番(南方的資本骯髒手段此時又再次被南方人自己選擇性遺忘);就在黛西多摩格即將成為槍下魂時,馬奎斯搬出了絞刑人那套私刑正義與司法制裁的信條,一方面也提醒身為南方人的曼尼克斯,北方人(約翰魯斯)直到臨死前仍拋開政治偏見,將他從鬼門關拉回了一把。 

私刑正義與司法絞刑兩者的制裁範疇,如同那句超殺的「You only need to hang mean bastards, but mean bastards you need to hang.」,和觀眾打了個美式馬唬眼,最後一刻選擇絞刑,是對約翰魯斯作為絞刑人的尊重,基於這份救命之恩的尊重,南與北的恩仇似乎也隨之化解(起碼對於死在這間屋子裡的人來說)。大家都是卑鄙混蛋,絞刑依舊只是依附在私刑上的形式,但這就是昆汀的惡趣味,直到最後仍是私刑的快感。 

曼尼克斯最終還是願意承認那封林肯信代表的意義,然而正當你以為林肯信可能就是昆汀對大美國最溫暖的展望時,他卻將信件揉成廢紙丟在一旁,為自己立場持保留態度。時代緩慢的改變,但肯定有所轉變,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就像片尾曲《琴俠神槍》的「There Won't Be Many Coming Home」唱的,返家的人真的不多,沒人回的了家,沒人到的了紅石鎮,回想起山謬叔被查寧塔圖「爆蛋」後那聲驚天地泣鬼神、直震雲霄、劃破天際般的哀號,真是一曲對美國豪氣的長嘆啊。 

身為昆汀的鐵桿粉,看完自然是通體舒暢、精神抖擻,山繆叔一如既往,在昆汀的電影裡依舊是狠勁與活力兼備,說是他從影以來最重量級的角色一點也不為過,當他嗆「Oh, you believe in Jesus now, huh, bitch ? Good, 'cause you 'bout to meet him !」的時候根本重現了以西結書25章17小節的霸氣!瓦頓戈金斯南方腔的笑聲比珍妮佛傑森李還要驚人犀利,其角色的魅力、完整度和心境轉化僅次於寇特和山繆,披著羊皮賣狗肉的提姆羅斯則有意無意演成了克里斯多夫華茲,麥可麥德森和十三年前在《追殺比爾》系列頹廢的牛仔調調沒啥兩樣,寇特羅素這瓶老酒則是越陳越香。


《八惡人》維持了昆汀一貫的高水準,頂級的群戲張力、適量精準的血漿揮灑、以及單一場景調度歷來最極致的爆發,昆汀長篇謬論的台詞這回強大的後座力和殺傷力更是自《黑色追緝令》之後的最高峰,字字珠璣、每句對白都令人拍案叫絕,第四章和第六章的推理時間和攤牌談判的對峙角力,完全找回了山繆當年在快餐店跟提姆羅斯一番訓話的那種上乘過癮;配樂的部份,音樂品味一向很好的昆汀也沒讓人失望,除了和電影本身非常合拍的選曲之外,過去多次引用顏尼歐莫利克奈的作品,這次終於能請到本人親自操刀譜曲也總算是促成了一段佳話,於晚年再次帶來一張大師級的手筆。而觀影閱歷豐富的影迷們,甚至還能在片中瞥見許多昆汀向《突變第三型》《日落黃沙》《沙漠龍虎會》《東方快車謀殺案》等多部經典名片取經的足跡。

 
台灣看不到70釐米版本真的好嘔.... 黛西和裘帝多摩格這對姊弟好像凱文康迪和拉拉小姐的延伸版啊,哈哈。然後裘帝帶四位手下在米妮服飾店準備劫走自己的親姊姊,也和比爾率領致命毒蛇組織執行禮堂大屠殺好雷同,同樣都是五個人,而且都有麥可麥德森的份 XDDD

 

個人最愛的插曲時間是Apple Blossom,昆汀刻意把珍妮佛傑森李滿嘴鮮血的近景帶的特久,讓觀眾仔細端詳黛西多摩格的情感流動,搭配Apple Blossom之後,整段變得輕盈又俏皮,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真的超討厭昆汀每次的切歌時間啦 >< 

 

玩心不失的同時,手法也更加純熟,細節的設計有些太過匠氣,但整體仍是格局氣派的傑作。


 

「老瑪莉陶德在叫我了,我想是時候該上床睡覺了。尊敬的,亞伯拉罕林肯。」

 

曼尼克斯 :「老瑪莉陶德.... 真是神來一筆啊。」

 

歡迎到我的粉絲專頁按讚訂閱 : https://www.facebook.com/filmisland?ref_type=bookma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Joker迷電影 !

Jok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